同人文推荐 #2 – 阅虹

Reading Rainbow

阅虹

作者:Corejo

译者:touching–stars、黑域det

原文链接: https://www.fimfiction.net/story/10624/reading-rainbow

译文链接: 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16c718ae00102wka6.html


编者按

这次我老实多了……

文章的好坏评判标准很多,其中最主要的大概是“戏剧性”与“文学性”。前者由剧情、人设、背景的创意程度决定,属于吸引读者,给读者看的;而后者则由描写、人物逻辑、玩梗(用典)的内涵程度决定,本属于作者写给自己的话。可能一句话的好坏,就能看出这篇文章文学性的高低、甚至是作者文学性的高低;而只有阅读全文,才能对文章的戏剧性有一个好的把控。然而,相较于“阅后即焚”的戏剧文学,只有好的作者遇上好的读者时,才能由“戏剧”过渡到“文学”,对双方的灵魂先后进行纯化、浓缩、交谈和升华。

 


一、戏剧性评述

1. 剧情

云宝为受伤的暮暮读书,以云宝的视角,用一个故事诠释了作者眼中的友谊的升华。(为什么用故事而不直接写?为什么是“升华?”)

亮点:故事嵌套模式。不同于一般的插叙和倒叙(讲述主角原来/之前的故事,往往作为故事的背景/主线等),利用一个看似与主线无关的故事达到作者所要的效果。这样的叙事结构可以在《堂吉柯德》等许多名著中找到,其看似水字数般的写作方式却既能吸引读者,又能起到很独特的效果。(什么效果?)

难点:

  1. 难以把控节奏,一旦故事过长或偏离主旨,反而反客为主,有害无益。(但是本文确实以诗歌占多数?)
  2. 难以写作:构思一个故事就很难了,更不要说构思两个相似的套环故事。因此这也就注定了故事嵌套模式不可能或难以面面俱到,很多时候一个故事只是另一个故事的陪衬。那么这样的偏颇对文章的架构会有影响吗?这是需要考量的点。

2. 人(马)设

很显然的是,很多马圈作者只能够写出一两片比较好的文章,随后就一蹶不振了,但这是为什么?因为他们塑造的人物形象到头了。比方说,你热爱云宝,那么在你塑造的云宝形象中,必然会有其本身的形象,也有你赋予的感受。也就是说,随着你不断、不断塑造人物的过程中,你实际上是在不断改变原作人设,不断将你自己的情感通过剧情、对话、描写贯彻入这个角色的过程。当你这么做之后,人物形象一定会改变(为什么不用“丰满”?),那么在你第一次写作完成后,你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就基本上到头了,因此也就很难避免炒冷饭的状况。对此,有人决定重头创造角色(OC)或者对剧中角色大幅度改动(OOC),有人决定不断创造新世界(宏大,宏大,再宏大!只要读者看不透我就可以一直写下去),还有人决定回到剧中,学习、塑造更多的人物,然后再来写作。无论哪种方法,都是想要改善这一情况。

云宝:忠于原作的人设,傲娇而不失可爱。(原作人设是怎样的?)

她刹住蹄子滑到五号门前,踢开大门。“好了,是谁干的!?”她在门槛外大叫着。“谁把暮暮打伤了!?”她努力忍受着医院闷热的空气。“我们得把他们揪出来!”

“云—”苹果杰克说。

“我非得让他粉碎性骨折不可!”

“云宝—”

“让他们知道欺负我朋友的后果!我要—”

“云宝黛茜!”

云宝停了下来盯着苹果杰克。

“暮暮没事,云宝,”苹果杰克说道,“没有马伤害她,能不能先冷静下来听我讲清楚。”

 

但——但是,医生!你看看她!她缠着绷带连读书都读不了!她会疯掉的!”

“我说了我很抱歉,但就是不行。”他转过身准备离开,却被她挡住了去路。

“听着,我才不会就这样离开她。”她紧盯着医生的双眼。

他回过头看向坐在床上的暮暮,似乎是在考虑她的话。她的绷带已经湿了。叹了一口气,他回头看着云宝。“好吧,你能留下来。但别打扰其他患者。”

“好唉!”她跳到空中大叫着。“谢谢你,医生!”云宝黛茜转过墙角留下一阵火焰,与一位护士撞了个满怀。“嗷哦”她揉揉脑袋,朝雌驹露出歉意的微笑。“哦,抱歉。”她抓起一本躺在地上的书,跑回暮暮的病房, 小心翼翼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暮暮:与原作不同的是取消了崩溃和爆走的设定(为什么?)而显得智慧,内敛。(只是受伤的原因吗?)

暮暮朝她笑了笑。“嗨,云宝,如你所见,还不错,但我想我会痊愈的。”她转向前蹄间静止不动的娃娃,轻轻摇了摇。“有小裤衩在就够了,这场事故…起因只是我想多读一本书罢了”

从这些描写中,你觉得作者描写的人物形象还有扩展的空间吗?

3. 背景

非常日常向的起因:朋友受伤。

整个大故事其实是小故事的背景。日常的故事看似是毫无什么可写的,但日常故事给我们的印象是最为深刻的。(为什么?)从现在的风气来看,很多人热衷于花一整个上午揣摩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设定,却不愿意花几分钟用几个日常事物练手。当然不是说设定不重要。比如说《辐射:小马国》,就是非常吃设定的一篇文章,然而在《辐射小马国》中,也经常可以看到富生活气息的一面。(比如?)说到底,无法写好宏大故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没有练好基本功。塑造一个人物,你就要问:这个人物符不符合真实人物的特点?而背景也是如此,再天马行空的背景,比如说三国、春秋、未必不能和小马结合,但是这背景符不符合真实的特点呢?为了走出“中二故事没人看,为惊爆眼球故事更中二”的怪圈,这是很多写作者(包括我,哪怕我根本不想写文章)应该练习和思考的。

小马镇的医院从地平线显现出来,在她的视野中急剧放大。几秒钟内,她已穿过街道,来到小镇郊外一座巨大的建筑物,她的目的地。她滑翔到医院的遮雨篷下,向双开门冲去,一点也不体面地在地板上滚了好几圈。

到底是语言重要,还是背景的整体架构重要?如果是后者,语言在文学中起到怎样的作用?如果是前者,如何避免陷入辞藻堆砌的难关呢?


二、文学性评述

1. 故事嵌套模式的几种形式

纯故事,对话,诗歌。无论你写作时采取哪一种方式,都可以极大提升故事的容量。就比方说很多人都趋之若鹜的战争类小说吧(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用战争作为背景?),一场战争难道是一个人,一条故事线就可以看的一清二楚的吗?(有时确实如此,不过那需求很高的文学技巧,比如《荷马史诗》)

在这种情况下,一个嵌套的故事将会极大的拓展你故事的丰富性,通过拓展故事的多面角度,来极大的拓展故事的容量。

身姿如此鸟-聘?

“我想你说的是‘袅娉’吧。“暮光闪闪满怀欣喜的接上话。“意思是姿态美好的样子。这个词不会显得太口语化,还能刚好保持字数相同。”

云宝黛茜不动声色的看着她,说的好像她在意那个词是什么意思似的。

“呃,你没离开吧?”暮暮问。

“呵,当然没,”云宝黛茜应答一声,这才想起她的朋友没法看到她。她笑了笑。这只是暮光闪闪又在暮光闪闪罢了。

“身姿如此袅娉,独特中又不失俏靓”

这里的关键是如何让读者不感到莫名其妙。

比方说当你的读者正想象着暮光闪闪和星光熠熠在中心城街头决战(如果他们喜欢读的话…)的场面而酣畅淋漓的刹那,一时间一个莫名其妙的吟游诗人跑进来唱起了莫名其妙的乐曲,就像一桶冷水“哗”浇他头上了。因此,最关键的是怎样利用各种描写来将故事与故事间有机地整合起来,而非一团散沙、令人摸不着头脑。上面这段文字就是这类结合的范例。

2. 诗歌的写法与其存在的必要性

在簇驹镇中,曾经矗立着一户住宅,

虽然它看起来只能被称为宀或乇。

这又小又旧的住宅宛若一大团破烂,

没有半处能够当作优点予以夸赞

优点:极大提升文学性,同时优化可读性。一般来说,诗歌仅仅是存在,放在哪里,对剧情毫无影响,也可以使人觉得你的文章很有逼格。当然这不是我们要追求的写法。俗话说:文章“文胜质则史,质胜文则野,文质彬彬,(方为上等)”一篇文章在很多关键的转折点总是可以吊一下观众的胃口的:比如当你写到主角遇到重大挫折,面临生死存亡时,单纯的心理描写是很难突出这种状态的,然而诗歌可以(诗歌可以吗?);又比方说,诗歌可以用来独立成段,比方说勇士行动前,在梦里聆听神的引导,就可以采用诗歌的方式–简单来说,凡是简单对话不能刻画的高深、神秘的人物,都可以用诗歌独立成段的方式引出描写。

他的梦想充其量不过是个半残的梦,

况且现在只剩下半日能留在梦中

皎月没过多久便代替骄阳升上天边

不久之后黎明后的曙光便要出现

他在清晨醒来准备好迎接美好一天

又清醒过来,想起活只干了一半

难点:诗歌最繁琐的地方在于复杂的要求。从可读性的角度来说,最基本要求:压韵;初级要求:字数;中级要求:对偶;高级要求:音节和韵律;顶级要求:意蕴,但这些看似(难的不行的)要求其实不用全部遵守。“俗话说:不以文害意。最重要的是神韵,也就是与内容的契合度。当你的诗歌神韵兼备时,他其他方面自然也就达到了。比方说,最近有些人向我请教古体诗,但是古体诗真的是适合小马的诗体吗?这就须考虑契合性的高低上下了。

3. 文章结尾写作方式

他尽情做回自己,不再有一丝隐瞒

而她高兴的陪着他,靠在他身边

现如今的她,就如同他希望的那样

他用爱与她缠绵,捕获她的心房

他破破烂烂的乇依然立在这条街中

宀有了新意义,住宅也得以完整

 

下方,宁静的小马镇浮现在眼前,随着小镇居民渐入梦乡,窗内的灯光也接连消失。她打了个哈欠,试图将睡意从眼中揉走。她不得不承认,这是漫长的一天。

灯光一个接一个熄灭,小镇也渐渐陷入黑暗之中。看着热闹的小马镇在夜晚平息也着实是种乐趣。在她独自飞行时这些小马却上床去睡觉,云宝黛西可从未有过这种经历。更何况,这一切可得多亏了暮暮。

她笑了笑,眼睛朝镇中心看去,一个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。一颗依然亮着的大树,如同黑夜中的灯塔。云宝咧嘴一笑。她摆脱睡意,朝着树下飞去。

睡觉的事儿可以先等等,她接下来这一个月可有的书要借呢。

双重结尾的写法:一个故事一定要“完整”(为什么加双引号?),而结尾因此必不可少:确实有些故事没有结局,但你要让读者知道这个故事结束了。注意两个故事的气氛,思考一下,你刚看完一本小说时(比如《安娜·卡列宁娜》或是《鲁滨逊漂流记》)你对小说的情节记忆犹新,因此前面的情节一定会对你的生活产生影响,而将这样的常识带入小说中,便明白“气氛一致性”的重要意义了。

总结:本文最大的特色,在于独到的诗歌-日常文双重嵌套模式。这种模式兼备文学性与戏剧性,可以使你的文章鹤立鸡群。写作的几个要点在于背景、人设、故事的完整性与结构(想一想,刚才我有提到这些吗?如果有那哪个没提到,为什么?)


三、提问环节

你从前两段中获得了什么经验吗?如果没有,是否要继续读下去呢?

在这个地方,我要用三个问题来引出一些思考。(如果智慧可以如毛细现象般,从你的身上爬上我的身上,就好了)对彼,我不会给出回答。(但我真的没有吗?或许吧。)

1. 纯小说体系的困难

戏剧性到头了?这是一个经常困扰着我的问题。因为我在看贴吧文楼时,目睹了成千上万甚至不能算是小说的文章。排除这些小作者(其实他们也没多小,很多还比你、我、每一位读者大)的个人写作因素,是不是意味着一直只盯着设定与情节的小说走不通了呢?

使文章更出色的是戏剧性还是文学性?这也是一个梦魇。值得注意的是,很少有作者能在头一两次尝试中两者并重,然而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必须抛弃一个特色呢?如果是,我们应该选择哪项,又如何扬长避短?如果不是,从怎样的角度,可以把它们结合起来呢?

国内马圈为何少有佳作?这个问题,相信很多人心中有很多不同的答案。我们所要做的,不是“提出自己的见解”,而更应该是“找到真正的原因”。100个人心中有100个马圈,可真实的马圈是怎样的呢?(而为什么是这样?)

2. 充分累积的“普通文章”“大街货色”真的一无是处吗?

其实,故事嵌套模式的优点:海纳百川,去粗存精。没有一个故事是没有其存在的价值的,只有不会利用的作者。量变引起质变的老套话便不长谈了,最关键的是,如何高效利用这些文章?

3. 关于马圈发展戏剧、诗歌等文学体裁的可能性?

这是一个崇高的梦境:在我开始着手这篇文章时,我总以为这不是遥不可及的。然而这真的是遥不可及的吗?在某一个吧的文楼中,有一条不成文(或已成文)的规则:不接受纯对话流文章,看来是没有人笃信戏剧类的文学会在这片大陆上展翅高飞了,然而这真的是不可能的吗?那么,换个角度来想–天花板既然设计好了,怎么会允许巨人进屋?

最后,我想说,还有很多我们需要改变的,“路漫漫而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。


四、扩展阅读

百度贴吧,文楼:寻找和累积素材。

对比阅读:找找看我和这些小说相比好在哪里?不足在哪里?


五、致谢&关于更新

亲爱的读者们,虽然对你们会在何时何地何种境遇下读到这篇文章(真的可以算是文章吗?)一无所知,甚至不知道你们是谁,你们为什么要读这篇文章。生气?悲伤?看笑话?无奈?无论你对我的文章怎么看,很感激你读到这里。你们才是我分享的原动力。

更新的话,本人常驻EQCN群,认证狗头人头像,欢迎催更~

2018年4月22日在文渊斋

3 thoughts on “同人文推荐 #2 – 阅虹

Add Comment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